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
Events

获奖作品

首页 ——— 资讯文章 ——— 奖项申报 ——— 获奖作品 ——— 详细内容

连续17年蝉联“最美日式庭园“第一名的庭院设计,不少设计师从中得到了灵感
——一探最美日式庭院,究竟凭什么被评为第一

[原创] 时间 : 2020年3月24日 11:07浏览 : 来源 : 设计能资讯中心 编辑 : 徐小能

被钢筋水泥的大小房间束缚了的都市人,羡慕极了朋友圈里奔跑在乡间田野的生活吧?如此想来,很羡慕住在有单独庭院的宅子里的人,可以在这难以静心的特殊时期来一场冥想。

提到庭园,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日式庭院。其实在古老的东亚文化圈里,日本文化可谓独树一帜,虽说其伊始源自中国,岛国的风土却将它们塑造得别有韵味。如:京都的桂离宫,被誉为“美得让人流泪”的皇家庭园。

但这皇家庭院却在一个权威的庭院排行中屡屡落败于我们今天想分享的足立美术馆——它已连续17年蝉联排行榜第一位,究竟有何奥秘?我们一探究竟~


最美日式庭园

足立美术馆


将足立美术馆评选为第一日式庭园的是世界最权威的庭园专业杂志《The Journal of Japanese Gardening》,它创刊于1998年,至今仍可订阅。2003年,这本杂志开始推出“最美日式庭园排行榜”,每年评选一次,足立美术馆在900多家庭园的竞争中拿到了今年的第一名,这已经是它连续第17年蝉联了。

世界最权威的庭园专业杂志《The Journal of Japanese Gardening》
世界最权威的庭园专业杂志《The Journal of Japanese Gardening》


足立美术馆位于岛根县的安来市,位于一片稻田与一座大山之间,创办于1970年,馆藏日本画大师横山大观的作品 130 幅之多,居日本之最。

这座最美庭院足足占据了16.5万平方米的土地,把包括苔庭、枯山水庭、寿立庵、白砂青松庭、池庭、龟鹤(寓意长寿)瀑布六个共5万多平米的各式创意庭园囊括其中。足立美术馆还巧用“借景”的手法,将园外相依的青山借来与园内的造景融为一体,和谐共生。彼此间不是独立存在,各园都独具匠心,一步一景且能移步换景,庭园不远处掩映着特有的山丘地域,使庭园层次分明,颇有层峦叠嶂之味。

足立美术馆前院
足立美术馆前院


足立美术馆内的游览大致按照苔庭、枯山水庭、变化的画框、池庭、活动的挂轴、白砂青松庭、龟鹤瀑布的顺序进行。

足立美术馆庭院
足立美术馆庭院



苔庭

苔庭

苔庭

苔庭


苔庭是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庭园,砂、石、苔、木是枯山水的标配,往往是由一种或几种组成,苔藓与白砂相对,是生机与枯寂的相衬。

苔庭

苔庭


面积广大的苔庭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且苔藓的细绒也常常给人治愈之感。为了防止细绒的青苔被雨水冲刷走,苔庭地下还特别埋了黑炭块,小小心思,出乎意料。


枯山水庭

枯山水庭

枯山水庭

枯山水庭


与苔庭连在一起的是足立美术馆内的主庭——枯山水庭。庭前的雅静与庭后的自然山丘相映成趣。这种庭园形式追求不繁复的简约之美,将佛教适度的精神境界蕴藏其中。枯山水庭中间有三块大立石,象征着崇山峻岭,意念中的瀑布从这里飞驰而下,汇聚成白砂暗喻的大江大河,一派河山壮丽的美好寓意在小庭园中四散开来。

景中细雨初歇,大约是嫌色调尚有不及,划过天际的彩虹倒成了提色的好手,一不小心就晕染了园中四物。

枯山水庭



变化的画框
春有杜鹃夏有绿,秋有红枫冬有雪。

变化的画框

变化的画框

变化的画框

变化的画框


从枯山水庭一路往前,便会遇上这“画框”,与馆中其他收藏不同,通过这里的任何一个窗子远眺庭园之景,都足以被看成是装点屋室的一幅山水画作,无须亲自动手更换,就能随四季轮回而变换美景。


池庭、活动的挂轴

继续前行,下一个庭园池庭与煎茶室“清风”正对。弯曲的池上搭有石桥,同样是以白砂铺地,植被从翠绿到浓绿各异,掩映其中,池中倒影随微波摇曳,其光其影足以让远眺之人的内心平静如眼前这一汪池水。

池庭

池庭


若及雪天,四下银装素裹,唯池不冻,水温恒定,锦鲤漫游,池中倒影随波摇曳,更显清寂唯美,直叹景致丰富而有层次。

从窗户向外望去,恰似一幅庭园画的挂轴,足立美术馆常用这样的景致给人柳暗花明的惊喜。

池庭

池庭

池庭


白砂青松庭

走到最后的庭园——白砂青松庭,这里反而是足立全康倾注心血最多的一个。

它取景于横山大观的名作《白沙青松》,并取名于此。其景正如画中所绘,翠绿青松三三两两点缀其间,细柔的白砂漫地,庭中唯有青白二色,却描画出远阔之景。

横山大观的名作《白沙青松》
横山大观的名作《白沙青松》

白砂青松庭

白砂青松庭


龟鹤瀑布

白砂青松庭深处还藏有高达15米龟鹤瀑泉一处,这个瀑布的灵感也来源于横山大观的画作——《那智乃泷》(馆藏),借景龟鹤山,从高处奔流而下,春夏之际带来汩汩凉意,秋冬之时映衬深山幽谷的风情。

龟鹤瀑布横山大观的画作


让足立美术馆声名远扬的,除了庭园,正是其中收藏的横山大观的120余件珍贵作品,馆内还专为展览横山大观的作品而特别设立了“大观室”,甚至有人会打趣地将此地称为“大观美术馆”。

当你步入庭园的那一刻,便已成为景色的一部分,看似是游人眼中一步一景,实际上人们行走的每一步也让静态的风景活起来。如果说观赏庭园的人是美好景致的点睛之笔,创造庭园的人则是庭园为何动人的深层奥秘。

足立全康(Adachi Zenko)是足立美术馆的创始人,设计这座庭园他已达71岁高龄。

足立美术馆的创始人足立全康(Adachi Zenko)
足立美术馆的创始人足立全康(Adachi Zenko)


这或许也是今天我们走进足立美术馆里,能感受到人文温情的重要原因,这些庭园不只是建筑景观,更是一位老人毕生的艺术热情。远隔千里的我仿佛也能感受到坐在长椅上静观落地窗外庭园景致的心境。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与我们联系

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站的内容并不反映设计能之意见及观点,如部分内容因用户自由发表或误传侵犯了权利人的著作权,请及时联系本站。